分类 彩部落官网 下的文章

原标题:快删了这些表情包!姚明脸、洪荒少女、葛优躺……都不能随便用了

继姚明脸、洪荒少女、葛优躺等表情包之后,又有一些热点事件中的人物形象被制作成各类表情包,成为网民新宠。

但是,这些表情包不能随便用!

二审维持原判!

使用“葛优躺”也可能侵权?

你使用过“葛优躺”吗?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下面这个事:

艺龙网公司发布含有“葛优躺”图片的微博,葛优认为该行为侵犯了其肖像权,将艺龙网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予以赔偿。一审法院支持了葛优的诉求,该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一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演员葛优曾在电视剧《我爱我家》中扮演纪春生,该角色在剧中将身体完全躺在沙发上的放松形象被称为“葛优躺”,成为2016年网络热传的形象。

2016年7月25日,艺龙网公司发布微博,文字内容包括直接使用“葛优躺”文字和在图片上标注文字,该微博共使用7幅葛优图片共18次。葛优认为该微博中提到“葛优”的名字,并非剧中人物名称,宣传内容为商业性使用,侵犯了其肖像权,遂将该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予以赔偿。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微博侵犯了葛优的肖像权,艺龙网公司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判令艺龙网公司在其运营的微博账号公开发布致歉声明并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共7.5万元。

判决后,艺龙网公司不服,诉至北京一中院。

2018年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称,“近日,我院二审维持原判。”

姚明脸,葛优躺。。。。。。

滥用这些真人“表情包”当心侵权!

据北京日报,如果不以营利为目的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只需保证合理使用,不侵犯真实人物的名誉权即可。而一旦以营利为目的,则需要征求肖像权人、著作权人的同意,否则将构成侵权。

具体而言,分以下几种情况:

擅用表情包做宣传会侵犯肖像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该条法律明确了侵犯肖像权的两个要素,一是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二是以营利为目的。

 

因此,如果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用于营利,又未经肖像权人同意,比如商家擅自将表情包用于商品的宣传,无疑构成侵犯肖像权。

目前许多微信公众号也多在文章中配有真人表情包,以增加内容的吸引力。如果公众号通过文章的广告或开通流量主等方式赚取收益,亦属于营利行为,未经肖像权人同意,同样构成对肖像权的侵犯。

如果网民在聊天或者朋友圈中自行制作、使用真人表情包,因缺少营利目的,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截图表情包可能侵犯著作权

表情包中有一类是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视频片段或截图,通常以明星为主体,“葛优躺”便是其中的代表。

影视作品、综艺节目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其制作者和表演者依法享有著作权,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允许复制、发行、表演、放映等。

因此,擅自使用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片段和截图制作表情包,将同时构成对制作方和演员著作权的侵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因“葛优躺”表情包擅自使用了《我爱我家》的剧照,《我爱我家》的版权方也可以以侵犯著作权为由起诉上述旅游公司索要赔偿。

但如果是“为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不需要征得著作权人同意,也无需支付报酬,所以一般认为普通网民不以营利为目的制作和使用这类表情包,不属于侵犯著作权。

恶搞表情包还会侵犯名誉权

不以营利为目的,是否就可以随意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呢?实则不然。

大部分的表情包目的是娱乐,自然少不了恶搞的元素,但这种恶搞应限制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修改稿)》中的规定,以侮辱或者恶意丑化的形式使用他人肖像的,可以认定为侵犯名誉权的行为。

因此,如果制作表情包时使用的文字与配图带有辱骂、贬低真人人格等字眼,或者过分夸张扭曲真人形象,对其恶意丑化,则属于侵犯名誉权行为,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几年前流行的“小胖”表情包,存在一些将小胖身体与女性身体结合,或配有黄色、低级的内容等情形,已构成对“小胖”名誉权的侵犯。

在众多真人表情包中,还有一种形式被大家熟识,即将真人形象以绘画或漫画的形式再现而成的表情包,比如姚明脸或动漫版的傅园慧。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此种行为构成侵权,但通常认为,如果由卡通形象及配字等因素整体判断表情包人物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明确指向某一真实人物,亦会构成侵犯肖像权。

在赵本山诉海南某公司侵犯肖像权纠纷一案中,两审法院便是以此为由,认定涉案的卡通形象构成对赵本山肖像权的侵害,最终判决海南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使用表情,

还要注意这些“红线”

相较于表情包模糊的道德底线,相关法律规定则构成了表情包传播过程中不可逾越的红线。

据中工网报道,准备赴加拿大留学的郜宇翔在临近登机前,仔细检查了手机里存储的微信表情包,把原先100多个表情,删掉了一大半。

“学长在留学群里专门提醒过表情包的尺度问题。如被外国海关检查到手机内存有儿童类题材的表情包,严重的情况,可能会被当作恋童癖强制遣返。”郜宇翔说。

某高校的研三学生刘蒙宁则认为,表情包不能过于“黄暴”,她不能接受带有性挑逗意味的表情包。

影片《二十二》上映时,网上出现一组以截取“慰安妇”老人头像为基础制作的动图表情,引发社会公众强烈愤慨。

根据网友发布的表情包截图,多位纪录片中的老人被截出特写,并配文“我真的委屈啊”、“不知所措”等网络流行语。

随后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依据《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对该表情包制作公司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1.5万元,并处停止联网、停机整顿两个月的行政处罚。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表情包传播方不同,承担的法律责任亦不同。

对于制作方而言,生产的表情包如果侵犯了公共利益、违反《管理办法》的规定,应按情节轻重接受相应处罚。

 

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应承担审查责任。

 

对于网友而言,若使用者的传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则会根据其造成的社会后果接受相应的处罚。

你要不要清理下表情包?

原标题:城市轨交建设政策频繁收紧,专家:为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近期,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接连发布有关加强城市轨道交通(以下简称城轨)建设管理的文件,分别从城市申报标准、城轨车辆产能管理和城轨安全运行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这是继去年部分城市的轨道交通项目被叫停之后,地方城轨建设政策再次收紧。

3月初,国家发改委就《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草案)》广泛征求意见,该草案拟将申建地铁城市的财政收入、GDP、人口等门槛同时提高,其中财政收入门槛将提升至300亿元,是旧有标准的3倍。

国家发改委3月19日发布的《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车辆投资项目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称,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车辆投资项目监管,有效预防和化解产能过,并明确城轨车辆产能利用率低于80%的地区,不得新增城轨车辆产能;企业申请建设扩大城轨车辆产能项目,上两个年度产能利用率应均高于80%。

3月23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保障城市轨道交通安全运行的意见》强调,城市轨道交通发展要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发展水平、发展方向相匹配、相协调。

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这是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背景下提出的,为防止地方债务风险,避免轨道交通投资过热。

城市轨道交通作为城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近年来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内地开通运营城市轨道交通的城市共33个,开通线路150多条,运营里程超过4500公里,位居世界第一。按照《“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国城市轨道交通运营总里程将达到6000公里。

大规模建设的背后是巨大的投资。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的数据,2016年,中国大陆地区城轨交通完成投资3847亿元,在建线路总长5636.5公里,均创历史新高。可研批复投资累计34995.4亿元,2016年度共完成投资3847亿元,占可研批复投资的11%。

由于轨道交通具有投资大、收益低、周期长的特点,“钱从哪里来”是摆在地方政府面前的难题。

多位学者的研究显示,目前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主要是政府主导的负债型融资模式,大部分资本金与借贷资金是通过政府出资与国内政策性银行的贷款。

按照国务院2003年发布的《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要求,“原则上,城轨交通项目的资本金必须达到总投资的40%以上。对社会保障资金有较大缺口、欠发教师及公务员工资、政府投资项目在建规模过大,与其筹资能力明显不适应的城市,其城轨交通项目不予批准。”

此后,经过2009年、2015年的两次调整,城市轨道交通项目资本金比例按照要求可以降到20%,融资比例可达80%。

分析人士认为,近年来,部分城市对城市轨道交通发展的客观规律认识不足,对实际需求和自身实力把握不到位,存在过度超前建设、建设规模过于集中、财政资金不到位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地方债务负担。

为避免上述问题,《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草案)》为申建城市的地方债务率标出了红线:上一年度政府债务率超过100%、120%的城市,城轨交通项目的财政出资比例分别不得低于60%、80%;政府债务率超过150%的城市,省级发展改革部门不得批准新开工建设项目。

交通运输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刘小明在3月23日撰文指出:“要准确把握城市轨道交通发展规模和发展速度,合理确定制式和建设时序,量力而行、有序发展。”

原标题:女子被人持刀抢劫身上只有100块,无奈说出微信支付宝密码,结果……

“你们快来救救我,我被抢劫了!”

21日凌晨3时许,

东湖公安分局接到女子谢某(化名) 求助,

电话里声音急切。

东湖公安分局磨山警务站迅速出警,

来到喻家山北路九大碗餐馆附近,

找到了受害者谢某,

她面色憔悴,

右手指被划破,血流不止。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民警初步了解得知,谢某29岁,广西人,在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新竹路某KTV店打工。当天凌晨2时30分许,她下班后准备打车回光谷创业街宿舍,在路上等半天等不到的士。

突然,一辆“黑的”主动过来拉客,于是她上了车。

一路上,她顾着玩手机没看路线,待她抬头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东湖风景区喻家山北路偏僻路段。

“你要钱还是要命……”来到这里,男子突然停车,掏出一把60厘米的砍刀狠狠对准谢某的胸口。谢某欲夺刀抗拒,不想在这一过程中将自己的右手指划伤。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随后,男子翻谢某的钱包和小提包,抢走了100元现金和手机。此时,男子仍不收手,又强行责令女子透露微信和支付宝密码,将两个平台的773元余额也转走。

过分的是,见谢某支付宝中可以借款,男子又强行索要女子借款密码,因密码多次输入错误,只得作罢。

此时,男子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一辆洒水车开来,于是丢下谢某驱车逃跑。谢某拦住洒水车,求助司机报了警。

当天凌晨3时50分,东湖公安分局磨山派出所磨山警务站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将谢某带回警务站做笔录,并迅速联合东湖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案调查。

虽然男子卸下车牌,但东湖警方根据视频追踪,迅速锁定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和车主叶某。经过对比调查,该车主于2013年因寻衅滋事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警方迅速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住所,经过2小时的蹲守,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经过对作案工具和现场搜到的赃款赃物进行比对,确认该犯罪嫌疑人就是当天凌晨开黑的抢劫的叶某。

据查,叶某是江夏人,因欠下巨额网上贷款,近期老被逼债,走投无路之下“重操旧业”。作案前,将车牌卸了下来,得手后,他开车回到江夏,又把车牌装上,本以为可以天衣无缝,不想还是被发现。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侦办中。

大家都知道,

太晚回家不太安全,

特别是女生!

因为通常情况下,

不法分子会专挑独行的女性下手。

如果碰上加班、聚会什么的

必须要独自晚归,

千万不要打黑的!

来源:楚天都市报

原标题:任职模式少见,郭树清连获要职

3月26日下午3点,在原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从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返回北京之后,中国人民银行召开局级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了由郭树清出任央行党委书记的决定。

据《证券时报》报道,郭树清担任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易纲担任央行行长、党委副书记。

从内部分工看,易纲负责央行的全面工作,郭树清负责党委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实行行长负责制。行长领导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副行长协助行长工作。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这是时隔5天后,郭树清再担重任。

3月21日,原任中国银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已出任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任主席。

此前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对原银监会、央行均作出改革和调整。

将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保监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不再保留中国银监会、中国保监会。

同时,央行的职能也在改革中有所增强。方案中称,将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

“政事儿”注意到,此番调动,也意味着在财经领域被称为“懂行”的郭树清,在时隔13年后,重返央行。

2001年3月至2005年3月,郭树清曾任央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2005年3月,他调任建行董事长。

2011年10月,郭树清履新原证监会主席后,晋升正部级。6年多来,他历任原证监会主席、山东省长、原银监会主席。

根据3月19日公布的国务院组成人员名单,新任央行行长为银行系统“老兵”易纲。

易纲于1997年加入央行,2007年起任央行副行长至日前履新。

原任央行行长、党委书记,为现年70岁高龄的周小川。

周小川执掌央行近16年,他于2002年12月出任央行行长,历经4届政府,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央行行长。特别是2013年起,周小川走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岗位,成为副国级行长。

日前全国两会期间,周小川在出席新闻发布会后,曾对记者回应“接班人”问题。

当时正式提问已结束,现场有记者高喊“谁是您的接班人?”,周小川笑答“你猜呀!”

郭树清简历

郭树清,男,汉族,1956年8月生,内蒙古察右后旗人。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2月南开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本科毕业,1985年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列系科学社会主义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1988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列系科学社会主义专业法学博士毕业。

曾在内蒙古自治区四子王旗红格尔公社插队。研究生毕业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助理研究员;国家计委经济研究中心综合组副组长(副司级);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综合规划和试点司司长、宏观调控体制司司长,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秘书长兼机关党委副书记,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党组成员兼机关党委副书记;贵州省副省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中央汇金公司董事长;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党委书记,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山东省委副书记,山东省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

2017年2月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2018年3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

原标题:(国际)伊拉克发生两起袭击致9人死亡

新华社巴格达3月24日电(记者魏玉栋)伊拉克官员24日说,伊拉克基尔库克省和迪亚拉省当天分别发生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袭击事件,共导致9人死亡。

伊北部基尔库克省哈维杰地区警方官员奥贝迪对新华社记者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24日袭击了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设在哈维杰镇的一个基地,绑架并杀害了5名民兵。

东部迪亚拉省萨迪亚镇镇长扎尔库什说,一辆平民乘坐的汽车24日在该镇附近的希姆林山区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袭击,车上4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妇女和一名儿童。

此外,伊拉克联邦警察部队官员24日确认,此前在希姆林山区附近遭“伊斯兰国”绑架的10名联邦警察已经遇害。这10名警察是20日结束休假返回巴格达的途中遭武装分子绑架的。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去年12月9日宣布,政府军已收复“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控制的所有领土,伊拉克取得打击“伊斯兰国”的历史性胜利。但目前仍有部分极端分子藏身于伊拉克偏远地区,伺机发动袭击。(完)